目录

作品相关
正文:冒险者们的故事
外传:胭脂红旗
钢铁搭档:战车

正文阅读

七十 分析
更新时间:2018-08-25 22:50  字数:7292字


 

“让我先思考一下现状。”乔治的表情十分凝重。“情况很严峻。”

“我知道。”杰的脸上反而毫无表情。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乔治的眼神非常认真。

“是我。”杰爽快的承认道。

“既然是这样……。”乔治的表情开始不耐烦起来。

“……你能不能把老子放开?!”他愤怒的大吼起来。但是将乔治牢牢抓住的alpha丝毫不为所动,因为她只是在严格执行杰的命令。

“不能。”杰依然冷淡。

“我可是你爹啊,你爹!你·老·爸!”乔治大吼道,愤怒得青筋暴起。“我是养了一个假儿子吗?!你一定是别的什么人假扮的吧!?”

“你放心老爹。”杰把脸靠近乔治,“我是你如假包换的宝贝儿子,绝对错不了,我还记得很清楚七岁的时候你把我丢到垃圾山最深处说要训练我的时候,十岁那年带我去狩猎大蛞蝓结果把我丢在坦克外面差点被蛞蝓吃掉,十二岁的时候因为没带钱把我押在了东零区的火车站,十四岁的时候……”

“停停停,我知道你是我儿子了,我知道了!”乔治虽然想阻止杰的叙述,但无奈他已经被抓得严实,动弹不得。

“最近的一次是上次回家的时候你把我好不容易打倒的清道夫零件全部卖掉换钱跑路,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得逞了!”杰越说越生气。

“这就是你大逆不道把你年迈的老父亲抓起来的理由?”乔治也不肯示弱,“我可是帮你们搞定了逃跑中的大猎物哦?”

“没有你我们也能搞定!”杰死撑面子。“反正这次绝对不会让你拿走一分钱!”

一旁观战的拉希德和夏琳终于搞清楚了状况——虽然他们以前也曾经见过乔治,但这对父子的关系还是需要重新了解的。老好人米卡当然是一直试图劝架,而基利亚则是非常聪明的装傻充愣,假装认真检查着虎式坦克的损害情况。

“行行行我知道了!我不分你的钱行了吧?”乔治不得不妥协。“但至少那一颗炮弹钱你得替我付吧?”

“说真的?”杰问道。

“说真的。”乔治表情十分认真。“要是我说谎你可以找你老妈告状,你知道的。”

“这可是你说的哦?”杰比乔治还要认真。

“我以尼娜的名义发誓!”乔治做出发誓状。

“录下来!”杰向停在旁边的“鼬鼠”号招手,战车将主摄像机对准了这边。

“我,乔治,杰的父亲,在这里承诺此次战斗的战利品分文不取。”乔治一本正经的对着战车的主摄像机叙述道。“只需要我那孝顺的儿子帮我弥补一点小小的战斗开销。”

“好。”杰满意的看着乔治说完,示意alpha松开乔治的双手,并进入鼬鼠号将录下的视频转入BS控制器。

“我觉得你又上当了。”眼看父子相残的大戏演完,基利亚非常适时的修好了虎式坦克。

“……什么?”杰心中一惊。

“对了,乖儿子。”乔治揉了揉被捏痛的手腕。“刚才我用的那枚炮弹是超硬合金空心装药金属氘破壳穿甲弹,价格吧……也就是一百枚猎人币左右,毕竟这种东西已经在哪都找不到了。”他坏笑着拍拍杰的肩膀。

“我……你……!”杰这才意识到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付出的代价,“你这个老……”

“可别抵赖哦我的乖儿子。”乔治依然哈哈笑着。“不然我就把你刚录下的视频发送给艾米丽,你·知·道·的。”他故意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语气。

“……你这个混蛋老爸!!”杰终于失控。“alpha,告诉我杀掉一个猎人和自己的老爸通缉赏金是多少,我拿自己的存款来凑!!!”

当然,杰并没有真的杀掉自己的老爸,即便他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是认真的。因此自搜刮猎物到回城的路上,他一直赌气不和乔治说话。

“我只是路过而已。”乔治回答着拉希德的提问。他与拉希德和夏琳都算是有点头之交的人——作为被称为“探索者”的猎人,乔治虽不是很有成就但交际范围可是出了名的广。

“真的是这样?”夏琳的语气中满是怀疑。

“真的是这样,偶然路过,看到你们被揍得找不到北,我顺手帮忙而已,谁知道这儿子已经这么不孝了。”乔治的语气中反而听不出抱怨之意。

“首先!”杰终于忍不住了。“我们并没有被揍得找不着北!其次,你就别装模作样了,我们都知道你在找那张ID安全卡,第三,别费功夫问我们了,那张卡现在在红狐手里,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

“呵。”乔治轻笑起来。“看来我的傻儿子长大了,都懂得理解老父亲的想法了。”

“哼。”杰依然很不高兴。

“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这个傻儿子。”乔治的语气越发的张扬。“首先,你看看你的坦克那副德行,还说没被揍?其次,我知道雷欧已经告诉你们我的目的了,第三,捷克也已经告诉我卡片落到了红狐的手里。”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还有你们不知道的第四点,就在三天前,红狐被我送回了霍莱镇的玛丽琳·格蕾博士那里。”

众人都被这个消息激发了注意力,然而乔治接下来的发言让大家更加震惊。

“她被人丢在荒野里,差一点就伤重不治了。”

 

 

队伍一行人回到城镇的时候天已蒙黑。一路上乔治向众人详细介绍了救助红狐的过程,直到回到驻地的酒吧,大家才开始进入正题。

“改造身躯被打碎一半、武器全部毁坏以及不省人事……”拉希德复述红狐的伤势。“如果不是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保住头部,可能已经丧命了吧。”

“这就很奇怪了,按照红狐的能力……”夏琳说道,“谁能将她打成这样?”

“这就要靠你们来判断了。”乔治耸耸肩。“我不是很喜欢这个人,也没和她进行过深入接触,想来你们会更能推测凶手的真身吧。”

“我有一个可能性极大的推测。”alpha接过乔治的话头。“是阿历克斯干的。”

“阿历克斯?”杰当然知道这个名字。“那家伙能有那么强?”

“肯定的。”alpha点头道。“以红狐的战斗经验及战斗力而言,如果遇到远胜于她的强力重型装备,她一定会选择不与其进行正面冲突。除非对方是能隐藏自己身份、能对红狐进行突袭,且实力远在她之上以至于让她无法逃脱的人。”

“综上所述,你给出的判断就是那个阿历克斯?”乔治点头说道。“那家伙我也见过几次,确实让人摸不透他的底细。”

“我也无法断言阿历克斯的战斗力。”alpha继续说道。“只能通过有限资料来进行推断。Autonomic Logic Equipment X(自律型逻辑装置X)是最早的实验型人工智能终端,虽然型号较早,但考虑到长期使用性,模块化扩展性能也是最强的。如果有不计成本的后勤支援的话,战斗力达到何种程度都不足为奇。”

“这么厉害……”杰倒抽一口凉气。“能有多强?巨鼹那样?B2鬼鳐……?提……提亚马特?”这是目前杰能想到的战斗力天花板。

“不追加重装备的情况下,不可能。”alpha的回答让杰松了一口气。“但是其单体依然至少会保有匹敌数量战车的实力。”

“也不是不可战胜的敌人,但是……”拉希德分析着。“很显然,对方不可能会选择我方战斗准备充分、战车状态良好的时候与我们硬碰硬的。”

“没错。”乔治总结道。“无敌的傻大个并不可怕,有脑子的小乌鸦就麻烦多了。”

“那么,那个ID卡……?”基利亚更关心事件的核心。

“最坏的结果吧……”即便是乐观的乔治也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那可不好玩。”拉希德说道,“我们现在已经失去了阻止敌人的唯一手段了。”

“倒也不是唯一。”乔治倒也未完全绝望。“还有一点希望……。”

“那位雷欧博士?”基利亚看出了乔治所说的希望所在。

“虽说不能抱什么希望,但总比没有的好。”乔治叹气。

“所以我们得找到那些家伙的老巢,”杰倒是已经看到了最麻烦的地方。“然后把他们的喽罗,包括alpha说的那个什么X揍一顿,抢在他们引爆那个什么东西之前,将它解除或者破坏。前提还要保护好雷欧博士。”

“首先我们就对那些家伙的老巢一无所知。”基利亚接下话头。“其次我们知道那些家伙的实力不容小看。第三要是大摇大摆的冲进去肯定是阻止不了他们的,最后的一条反而不是问题了。”

“你们两的相声说的不错。”乔治笑道。“但事实确实如此。”

“没有任何希望了吗?”米卡的脸上全是阴霾。

“倒也不是我盲目乐观。”乔治似乎永远都不会放弃。“我猜想他们应该还是欠缺一些什么东西。”

“根据是?”基利亚没那么盲目。

“据我调查,黑衣组织开始大规模行动是在最近两年期间。”乔治说道。“而在此之前的约四年时间里,他们一直处于蛰伏状态。”

“……你究竟什么时候注意到这群家伙的?”杰努力回忆他遇到阿历克斯的时间点,那是在将近两年前。

“所以说你臭小子不合格呢!”乔治露出得意到让杰十分火大的表情。“你爹我在退役的第二年就知道有这些家伙的存在了。”

“……这么久?!”杰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岂不是他们一直在策划干掉我们,大家却一无所知?”

“没错。”乔治的表情也变得不那么轻松。“在那之后我做了许多调查,发现这个组织的存在时间比我们所知的要久得多。”

“稍等。”一直默默听着乔治发言的基利亚似乎发现了什么。“我还记得你和捷克大叔的故事……”

“多嘴的尼娜。”乔治无奈的耸耸肩。“看来她都告诉你们了。”

“我记得当时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破坏货船的组织不会是铁爪军。”基利亚说道。

“敏锐。”乔治稍稍有些意外,不过他看到大家的表情之后也露出了接受的表情。“据我后来调查的结果,正是他们。”

“那就说得通了。”基利亚点了点头。

“不仅如此,数年北方的西兰镇的毁灭也和他们有关系。”乔治又恢复了认真的表情。

“这反而倒不意外了……。”拉希德摸着胡子说道。

“甚至于,”乔治转头看向夏琳。“当年的胭脂红旗……。”

“什么!?”夏琳果然被触动了逆鳞。“果然是这群……!!”她没把话完全说出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不堪入耳的脏话。

“虽然这么全部推给他们倒是挺方便的,但是我依然觉得过于草率。”基利亚不打算轻易下结论。

“当年的货船事件我有直接证据,这没问题。”乔治说道。“胭脂红旗的事我在猎人公会和一些前辈的口中打听过,虽然并不直接,但嫌疑依然巨大。”他稍微停了一下。“至于西兰镇,红狐知道所有的前因后果。”

“我猜这是你不喜欢红狐的原因之一?”杰倒是比较擅长观察老爹的表情。

“毕竟西兰镇的毁灭有她的一份‘功劳’。”乔治冷笑。

“她不可能和黑衣特工同流合污。”基利亚指出了矛盾之处。“她一直在和黑衣组织对抗。”

“当然不会。”乔治没有否认。“虽然我不清楚细节,但西兰镇的防御是被被黑衣所破坏,而将黑衣带到西兰镇的人正是红狐。”

“会不会……是误会?”米卡依然善良。

“只有她才知道吧。”乔治耸肩。“跑题了,总之他们的行动周期很明显,最近两年的活跃,之前四年的蛰伏,再之前的集中活动,以及再之前的蛰伏……”

“那么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呈现出这样的规律。”基利亚思考着。“比如……那张ID卡。”

“正确。”乔治回答道。“上一次他们的活跃周期正是雷欧被抓到一个实验室研究安全卡的时候。”

“后来安全卡丢失了,他们一直在寻找那东西是么……。”杰也摸到了规律。“那么最近那张卡片出现也导致他们的活动变得频繁,而且力度前所未有的大。”

“我记得……安全卡是被那两个猎人偶然得到的?”当时拉希德也在场。“好像是说传送机的旁边。”

“那就是有人使用过传送机丢失了安全卡?”杰回忆着。“这么重要的东西会随便丢失?”

“或者是在传送机的那一端将安全卡丢了进去。”基利亚的思路更加开阔一些。“人并没有过来。”

“合理。”乔治点头。“传送机的目标地点未设定并强行启动的话会随机传送,目标点基本无从追踪,如果有人知道强行启动的方式的话……。”

“所以我一直不喜欢那玩意。”杰说道。“太不稳定,要不是提亚马特内部只有那一种有效交通方式的话……”

“等等。”基利亚好像发现了什么。“黑衣特工再次的活跃时间是在什么时候?”

“大约两年不到,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乔治说道。“具体时间当然是不可考的。”

“猎人公会记录……四十一年……。”基利亚已经拿出了BS控制器开始查询记录。“四十一年七月之后?”

“……我倒是没有追查得那么准确。”乔治也开始手摸下巴认真思索。“你们大闹alice one那一次是在十月左右……那么他们确实是在八月开始活跃的样子……。”

“那就有可能了。”基利亚将BS机放下,看向杰。

“七月……?”杰回忆着当时发生过的事。忽然他转头看向alpha。

“不会吧?”他在脑内过了好几遍可能的答案,但他却不太想将这个答案推上有效解的位置。

“那个月我们破坏了提亚马特。”基利亚替他说出了答案。

“那个安全卡在提亚马特内?这合理吗?”夏琳道出了她的疑问。

“母舰内部的传送机确实可对外链接。”alpha给出了答案。“但是正常情况下会将外链关闭,只有迎接访客的时候才会开启。”

“上次我查看的时候确实是关闭外链状态。早知道的话我就该查查关闭时间了。”杰回想起当时的情况。

“我可以查看母舰数据记录。”alpha说道。

“要回去吗?”杰可不想再去一次。

“不需要。”alpha摇摇头。“与母舰的量子数据链通道一直有效。”

“这么方便?”杰惊讶。“难道你一直能操作提亚马特?”

“那不可能。”alpha摇摇头。“我只能通过数据链获得情报支援,并无权利逆向操作。”

“总之先查查吧。”杰下达了命令。

“明白。”alpha进入了链接模式,紫色双瞳中闪出微微绿光。

“数据记录查询完毕。母舰一至四号对外传送机,当前状态:断线中。上次开启时间:公元二一九二年七月二十二日。上次关闭时间:公元二一九二年七月二十二日,”

“又是公元?”拉希德也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了。

“等等,alpha。”杰倒是想通了什么。“现在是公元多少年?”

“二一九四年三月七日。”alpha回答道。

“现在是猎人公会记录四十三年三月七日。”杰的头刚刚转向基利亚,对方就已经告诉了他想知道的。

“原来如此……。”拉希德摸着下巴说道。在场的所有人也终于有了概念。

“原来猎人公会是公元二一五一年成立的啊。”乔治也刷新了知识积累。

“在此之前呢?”杰又问向alpha。

“再上一次开启时间:二一二二年八月一日,关闭时间:二一八八年九月十三日

“这样说来传送机是六年前关闭的。”基利亚总结道。“是……西兰镇毁灭的时间段上。”

“我觉得惊讶的地方倒不在这里。”杰说道。“这传送机已经开启了八十年了?”

“是七十二年。”基利亚纠正道。“这么说起来这些年那个大家伙其实是内部洞开的状态。”

“说是这样说。”乔治补充道。“你不知道目标代码也传送不进去吧。”

“那么就是,七年前有人进去了,还关掉了传送链,这些年一直躲在里面,直到我们闯进去。”杰整合着信息。

“我们给那些乌鸦打通了道路,让他们再次发现了ID卡的行踪。”最笨的夏琳也搞清了状况。“然后那个倒霉的ID卡持有人打开传送机把ID卡丢了之后关闭了传送机。”

“这下可好。”杰瘫回椅子上。“我们也是那些乌鸦的帮凶了。”

“有的必然是巧合,有的巧合也是必然。”拉希德反倒一脸轻松,还端起了一杯酒。“已经发生了也就没办法了。”

“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规律,该你说说你乐观的根据了。”基利亚问向乔治。

“本来是想向你们显摆一下我调查的情报,没想到你们告诉我的更多。”乔治一脸苦笑。“还真有愧探索者的名号。”

“行了别废话了。”杰一看到乔治的笑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根据雷欧告诉我的知识,他们想要制造那个叫‘洲际导弹’的玩意,需要的东西是很多的,不光是一个安全系统ID卡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乔治说道。

“比如?”杰不想听乔治卖关子。

“首先得有燃料。”乔治说道。“发射洲际导弹需要大量的液体燃料和助燃剂,才能让巨大的导弹飞起来。”

“哦……那么。”基利亚摇头。“坏消息已经确定:他们早已搞到燃料。”

“什么?”乔治又一次吃惊。

“看来是。”杰补充道。“虽然之前我也不知道,但你这么一说我就清楚了,多安镇的那个腐败镇长已经向他们秘密售卖了三年的‘液氢’和‘液氧’。这肯定就是燃料和助燃剂。”

“该死。”乔治一拳砸在桌面上。

“还有呢?”基利亚追问。

“弹体。”乔治说道。“洲际导弹是非常巨大的,所以要制造它的弹体就需要非常巨大的生产设备,而据我所知整片大陆上都没有这样的设备。”

“这一点吗……。”杰感到稍稍放下了一点心。“没有其他办法搞到弹体吧?”

“据雷欧说在一些古代遗留的设施里还能挖掘到完整的弹体,但是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报告。”

“……我又有不祥的预感了。”基利亚摇头。

“只能祈祷上次那些鼹鼠们挖的是别的东西吧。”杰补充道。

“什么?你们究竟遇到了多少事?”乔治又是一头雾水,直到米卡好心的向他介绍了在铁道挖掘部事情的经过。

“好吧,真够绝望的。”满脸雾霾的乔治也不得不接受事实。“那就还剩下弹头和能源了。”

“弹头?”夏琳对这个词语感兴趣。

“具有杀伤力的弹头,是这个武器的关键所在,它能直接毁灭一片大陆。”

“但是现在我们没办法确定他们手里有没有弹头,”杰说道。“这东西也很难搞到吗?”

“我怎么知道。”乔治双手一摊。

“那就假定他们已经有了。”基利亚在笔记本上又划了一道。“最后是能源。”

“这个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他们没有足够的能源来实施计划。”乔治终于说出了一个好消息。“这半年以来他们都在四处搜集能源发生设备,而雷欧告诉我维持洲际导弹的发射设施需要的能源量十分巨大,从他们搜集的力度来看可以判断还有较大的能源缺口。”

“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基利亚说道。“不过我们至少还能争取一下。”

“他们的老家你有头绪吗?”杰问道。

“这里的北方。”乔治回答道。“风暴屏障的后面,具体位置还没调查到。”

“真够明显的。”夏琳说道。“简直就是告诉人‘我就在这里你来打我呀’一样。”

“问题就在于我们不知道风暴屏障是怎么回事,里面有什么。”乔治说道。“哪怕是战车不做好足够的准备也可能被风沙掩埋、被电磁干扰。”

“啊真麻烦。”夏琳最不喜欢不能直接揍的敌人。

“这件事不能着急。”乔治又靠回椅子上。“当下紧要的还是要先阻止他们继续搜集能源。”

“靠我们几个可办不到。”杰摇头。“他们的人比想象中要多,渗透性还很强,甚至猎人公会都不能信任。”

“这我知道。”乔治点头。“不过公会内部也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但……他们和平太久了。”

“剩下的合作人选是贝尔迪亚家族,但他们缺乏战斗人员,大多数雇工无论是能力还是忠诚都靠不住。”基利亚说道。

“嗯……。”乔治双手交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继续搞隐蔽活动?怕是来不及吧?”夏琳越来越不耐烦。

“总之,我先去找雷欧,至于你们……”乔治推开椅子站起来。“还是继续打探情报为主,一时半会我认为不会出现大的变故。”

正当众人要离开酒吧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杰仔细竖起耳朵,分辨出了叫骂声,脚步声以及打击声,而夏琳和拉希德已经先行一步走出门外。

“啊,打架了。”看着门外的情况,基利亚懒洋洋的说道。


我要打赏此项功能作者暂未开启

我发酬勤此项功能作者暂未开启

ACG众筹网| 站点地图| 新手地图| 售后服务| 法律顾问| 联系我们|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ACG众筹小说网 acgzc.com 版权所有
陕ICP证060520号 网上支付许可证号 0102004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