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作品相关
正文:冒险者们的故事
外传:胭脂红旗
钢铁搭档:战车

正文阅读

七二 钢雨
更新时间:2019-01-23 23:12  字数:11075字

---

本章由于不熟悉新版WPS的操作被吞过一次,加上新装了输入法的原因可能会错别字病句重复词语等满篇,大概会是阅读体验很糟糕的一章……

---

 

低头猛冲的机械暴龙遭到立即防卫者们的火力重点照顾,头部,胸部,腹部,炮弹在它的身上砸出大片的火星并将金属碎,短短数秒之后怪物便倒在了沙地上,扬起一片尘土。也就在这几秒内,更多的机械怪物越过它的残躯开始向着防线猛冲,伴随着滚滚烟尘和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机械轰鸣声,沙漠上卷起了一阵钢铁的海啸,向着防卫者的防线直压过去。

防卫者的火力当然不是等闲之辈,有怪物在冲锋中被迎面击中,一头扎入沙漠之中。也有的怪物被打断了腿,摔倒之后被惯性推出老远,随后便被后面赶上的怪物踩得粉碎。

来自战士堡的支援火力也到了。巨大的炮弹在尖啸声的指引下落入怪物群中,随即而来的大爆炸席卷了一片怪物,甚至有小型怪物的残肢断臂被炸到几十米高的空中,再叮叮当当的散落下来。

但是怪物们的冲锋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咆哮的暴龙机械穿过爆炸的浓烟继续向前,状如螃蟹的巨型挖掘机翻过前排怪物的残骸快步前进,而有着三个龙头状挖掘铲的履带式挖掘机虽然已经被击毁了一个头,却依然喷吐着火焰向防线逼近。

这数百个怪物恐怕还只是前锋。杰看着前线共享回来的视频画面。来袭的这群怪物几乎都是些速度快、体积大但却缺乏远距离打击手段的家伙。相比起那些专职战斗型的怪物,这些作业型怪物的威胁相对会小一些——虽然并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且在目前这种集团冲锋的模式下,要是让它们与防卫者们近距离遭遇也不是闹着玩的。杰亲眼看见过机械暴龙型怪物作恶的样子——它能将巴吉这种级别的轻型越野车像吃脆糖一样噶邦一下咬个稀烂,里面的人就更不用提了,杰永远都不会想去回忆那种画面。

他打开了指挥专用的通讯频道,准备给出自己的建议,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频道里就响起了一个听起来十分稳重的嗓音。

“我是一分队指挥官‘胡须’,一分队听我命令,不要待在原地静止射击,冲上去和这些家伙打机动战。建议暂时关闭诱饵信号,同时建议第一位置的所有分队都采用机动战迎敌。”

通讯频道里沉默了数秒之后,传来了通讯员小姐的回应。

“收到,建议采纳,暂时关闭诱饵信标。”

同时其他数个分队的领导者也传来了接受建议的回复。

看来这里果然有能人。当然杰也觉得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些托大,但第一分队指挥官的看法与他却不谋而合,战车是具有强大机动性的作战单位,如果拘泥于防御而只是被动的待在原地射击的话遭遇近身单位会显得相当不利——毕竟近距离战斗配置通常不会是战车的优先选择,而勇敢的迎上去发挥战车的机动优势更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很快,收到命令的战车部队有了行动,引擎的轰鸣声此起彼伏。就像有人一声令下般,几乎所有第一防线的车辆都开始了行动,和滚滚而来的怪物潮流一样,伴随漫天飞舞的烟尘,战车队伍也冲向了怪物集团。

诱饵已经关闭,而怪物们当然不会就此打道回府——它们几乎是一瞬间就锁定了离自己最近的目标,成簇成簇的分别扑向战车部队。

战车部队中遥遥领先的是一辆碟形悬浮战车。它以惊人的速度直接插入怪物群中,快得甚至没让对方反应过来,车身上的四联装机关炮向怪物猛烈射击,一阵阵的弹雨扫过怪物群,在重型怪物身上迸发出四处乱飞的火花,被击中的小型怪物更是直接被弹头撕碎。

怪物群开始对碟形战车进行包围,一只带有旋转锯片的巨型履带式伐木机挡住了碟形战车的去路,但碟形战车立即旋转喷射口,做出一个令人惊叹的直角机动躲开飞舞的锯片并成功突围。

后续的轻型战车群也杀入了战场,相比碟形战车它们的速度略逊一筹,但也有着惊人的机动性。怪物群的包围圈正向着碟形战车的突围方向试图再次合围的时候,一辆抢先到达的红色跑车型战车向队尾的怪物喷射出高热的火焰,一瞬间便有好几只怪物被吞没在熊熊火海中,挣扎着冒出浓烟并瘫软下去。接踵而来的其他情形战车也用各种武器对怪物群展开火力追击,轻型导弹、无后座力炮、火神机关炮以及激光炮等各自牵弋出红色、绿色、白色的射线,灰色、黄色、黑色的尾焰划过空中砸落在怪物群的头上,四处飞溅的碎块和爆炸的火焰一起席卷着战场,遮蔽了视线。

但是机械怪物们显然不会慌乱——它们只是一群没有感情的杀手而已。反击在瞬间就全面展开,龙头挖掘机向来袭的战车群射出了高温切割射线,逼得数辆战车慌忙躲避。其中一辆战车险险的从暴龙挖掘机的眼前擦过,差点就被一口咬住。四轮越野战车向后方疯狂射击,轰鸣着翻过怪物的残骸,它的身后紧跟着迈着八只长腿将残骸踩得粉碎的巨型机械螃蟹。

面对疯狂的反扑,轻型战车队不得不向着怪物阵型的侧翼进行回避,甚至连机动性最强的碟形战车也被数个小型攻击飞碟缠上,进入了拉锯战状态。

但是此时轻型战车队的突击已经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效果,怪物的阵型再次被向两方拉扯,完全横向拉伸在其他防御火力之前。

后方突击的重型战车队伍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各型大口径火炮、重型导弹、重型激光炮以及特殊武器毫无顾忌的将自己的怒火倾泄到怪物群内,猛烈的爆炸震得大地都为之颤栗起来,爆炸扬起的烟尘将天空几乎完全遮蔽,下一秒钟爆炸的冲击波又将这些烟尘吹得四散而尽。

重型战车群咆哮着滚滚向前,以势不可挡的优势火力将已经被分散得七零八落的怪物逐一击破,轻型战车群在沙漠上漂移出带着烟尘的巨大弧线,准确的将漏网的小型怪物捕猎殆尽。

前线的阻击战已经进入尾声,大多数怪物都变成了沙漠中的废铁块,只剩下几个算得上是通缉犯级别的超大型机械怪物还在与战车集团缠斗,但从目前的力量对比来看,消灭对方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已经有相当数量的战车开始返回履带要塞进行补给。杰也认真的查看着刚刚加入战斗的分队信息——充分了解他们的战斗力之后无疑对接下来可能遭遇的更严酷战斗有极大帮助。

率先展开火力打击的是第四分队的七辆火力支援战车,型号不一但都是配备了远距离重型火力的重型车辆。随后进行突击的是第一分队——也就是给出机动作战建议的猎人指挥的分队,是由六辆高速战车组成的尖刀队,其中速度最快的是悬浮冲锋艇“璧”号,号称全大陆科技含量最高的战车。最后进入战场的是第二分队的坦克战车队,拥有六辆各型坦克以及五辆重型轮式战车,属于最中坚的突击力量。

除此之外还有同样配置在第一防线但没有参加战斗的第三分队。从资料上看这是一只和杰的第九分队一样由多类型战车及人员组成的混合分队,看起来似乎是第一防线的最中坚力量,未投入战斗的考量应该和杰的判断一致——真正的敌人还并未出现。

随着最后一个巨型机械怪物的轰然倒下,第一阶段的战斗告一段落。第一、第二和第四分队全部进入要塞进行补给,指挥频道里也传来两小时后重新开启诱饵信标的通知。

“真的能这么简单吗?”休息间歇,各分队的通讯频道属于自由状态。最先提出疑问的是米卡。

“显然不可能。”基利亚十分冷静的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有这么夸张?会来的敌人比刚才的还可怕?”提问的是“火烈鸟”号的驾驶者,当然杰根本没记住他的名字。

“至少以前在南部沙漠遇到过的狠角色今天还没出现。”不死鸟的驾驶者回答道。“队长应该也是这么考虑的。”

“没错。”杰肯定了他的猜想。“来到这里的各位应该都遭遇过诸如‘飞狼’或者是‘T99金刚’之类的敌人吧,刚才的怪物群里并没有它们的身影。”

“有意思。”显示器上的识别代号是“猛禽-1”。“也就是说它们先派了一堆不中用的家伙来探探虚实?”

“不大可能。”杰否定道。“它们没有那么聪明。……至少现在还没有。”虽然后面补充的半句话只是顺口而出,但他一瞬间对自己说出来的话却有了一丝丝的惧意,但此时并不是说明这个的时候。“从组成来看这些都是常年在西部城市废墟里沉睡的那些失控怪物,多数都不是专职战斗的。”

“啊我知道。”火烈鸟似乎比较健谈。“如果你不靠近就不会袭击你,经常都躲在废墟地下室或者仓库里、好像是什么工程用机械之类的。”

“在今天这样一览无余的平原上倒不是什么大威胁……。”不死鸟的战斗经验似乎很丰富。“在城市废墟里遇到会比较棘手。”

“啊……没错。”猛犸忽然搭话。“我讨厌靠得太近的敌人。”

“所以我们的收费从来都不贵。”利爪-2似乎和猛犸有过合作。

“哼,你们也离我远点。”猛犸不大高兴。

“老龟,你的看法是什么?”火烈鸟的话痨属性大概不是杰的错觉。

“……没什么。”被称为老龟的是三叶虫号超重型战车,但他似乎不太喜欢说话。

“听命令就行。”说话的是犬齿-1,似乎是个一板一眼的人。

“除了猛犸,谁的车上还有迎击系统?”杰一边听着队员们的胡侃,一边研究着战车配置。

“虽然我有……”第一个回答的又是火烈鸟。“但不是广域型的。”

加一分。杰赞赏的想到,虽然他没有明说,但火烈鸟的驾驶员瞬间就理解了他想要的是什么。

“我有,广域型。”半人马的驾驶员回答道。

“也就是说加上伏尔甘的话,我们有三辆带广域迎击的战车。”没有人回答后,杰得出了结论。“那么接下来的战斗我们需要进行小组分配。”

“了解。”队员们的声音整齐划一。

“虎式、不死鸟、半人马为进攻小组,随我行动。”

“不死鸟明白。”

“半人马明白。”

“三叶虫和猛犸作为支援组,与后勤组共同行动。”

“三叶虫明白。”

“猛犸明白。”

“伏尔甘、利爪小队、猛禽小队、犬齿小队作为突击组跟随进攻小组行动。”

“伏尔甘了解。”

“利爪明白。”

“猛禽明白。”

“犬齿收到。”

“火烈鸟、罗吉娜作为侦查机动组等待命令,开始战斗以后不要停下,随时穿插。”

“火烈鸟收到!”

“罗吉娜明白!”

“战术分配完毕,各位请记住自己的位置。”杰做出了最后的总结。

“真够谨慎的啊老大。”火烈鸟似乎总是闲不住嘴。

“看过多安的那几百只小章鱼和大章鱼以后,你也会变谨慎的。”基利亚回答道。

 

休息时间并未达到预计的两小时——虽然诱饵信标没有再次打开,但怪物们还是进行了提前进攻。就如alpha曾经提过的一样,一旦信标打开过一次,即便及时关上也会招来凶猛怪物的攻击。当然这也是在预料之内的。

最先接触敌人的是巡逻中的第一分队,与之前不一样的是,第一分队的高速巡逻车遭到了短促又猛烈的火力打击,瞬间瘫痪了两辆战车,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战车也被成功拖回。短暂的接触之后,后撤的第一分队汇合了前出支援的第二分队,并对怪物群展开了反扑,成功歼灭怪物的先头部队。

“各单位注意。”杰仔细研判过前方的战斗录像之后打开了通话器。“准备战斗。……也许会延长加班时间。”

刚刚被歼灭的怪物先头部队中,大半部分的组成已经不是第一场会战中出现的那些失控机械,而是更加致命的战斗特化型怪物,既有生化战犬、机器胡蜂等机动性强、数量众多的小型怪物,也有诸如高速暴走装甲车、机动悍马车等轻中型战斗载具,甚至还有零星的飞行单位如攻击型UFO等,很明显战斗力提高了不是一星半点。

“迎击部队注意!要塞防卫注意!探测到大量高速飞行单位来袭,方位西偏南十七度,一级防空警报!一级防空警报!!”通讯员小姐的声音覆盖了所有频段,明显能听出她因为紧张而加快的语速和微微提高的语调音。

杰将坦克的炮塔转向报告中所指的方向,远程雷达瞬间便被密密麻麻的光点所填满,在显示器中,杰能看到无数条白色的线条几乎填满了整个天空,并向着这边延伸过来。随后耳机中也传来了声音,那是音调或高或低、或大或小的刺破空气的声音组成的交响曲。

“不是飞机,是炮弹和导弹!”杰打开了指挥频道向所有人呼喊。“收缩队形,准备点防御,最大防空火力覆盖!!”

所有的指挥单位都听到了杰的喊声,同时也毫无迟疑的向他们的部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战场上一片轰鸣声,战车们搅起滚滚烟尘聚拢到一条条战壕旁边,所有的武器都高高举起,转向了炮弹来袭的方向。

一道明亮而纤细的白线忽然亮起,从战车群里指向密密麻麻的来袭弹群,引爆出一朵火焰之花。就像是号令一般,所有大小车辆、轻重武器都猛烈开火,将弹药抛向来袭的死亡之指。

第七分队的防空战车集团此时发挥了最为巨大的作用,它们的高速速射电磁炮、多连装防空激光炮以及大范围空爆防空炮、点防御导弹以无比精确而又高效的火力横扫着来袭弹群,无数弹药在空中被成串成串的引爆,激光发射时电离空气的噼啪声、电磁炮的电击声、电热炮发射的爆炸声轰鸣着,与天空中不断闪烁的火光相映交织,就像是在天地间这个巨大的舞台上表演一场疯狂的死亡烟火秀。

当然仅凭防空战车集团的火力是远远不够的——来袭的炮弹、导弹的数量实在太多,多到靠近了之后几乎能让天空暗淡下来的地步。地面上的其他各型战车也将自己的火力投入了抵抗这场天降钢雨的行动中,各型战车上的迎击装置释放出形态不同的闪光,努力削减着那危险的死亡接触。

杰的虎式坦克将副炮全部指向天空。坦克炮塔上的激光副炮精准度和反应速度都很高,也击落了不少速度不快的导弹,但车体前方的小口径电磁炮并不具备快速反应能力,只能进行高速扇面扫射,虽然命中率不高,但鉴于来袭炮弹太多,也多少能起到一点效果。

队伍里几辆带迎击的战车效率却是相当惊人。装载了三门激光副炮和辅助迎击C装置的伏尔甘将车体高高仰起,白色的激光不断的连接着天空中下坠的黑点,从旁边看去就好象每一秒都有十多条白色的光束同时射击一般,在空中绽放出朵朵火花。

猛犸和半人马的迎击装置则是另一种形式,明亮的白色光球笼罩在迎击线圈的顶端,引出无数分叉的闪电,就像巨大的扫帚扫过天空一般引爆无数炮弹。

伴随着大量弹药被迎击,漫天的碎片像雨点一般散落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不少漏网的弹药。地面上的战车纷纷启动了进一步的对抗装置,大大小小的烟幕弹发射器、金属箔散布器开始启动,用带有干扰性质的烟幕笼罩了战场。

终于有炮弹落到了地面。即便是有大量弹药被击毁,但剩下的炮弹数量也不可小看,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不断传来,爆炸的冲击波扬起漫天尘土,随后在慢慢飘落的过程中又被接下来的爆炸吹散。

防卫者们的单位也随之开始了回避机动,战车之间相互共享的雷达数据清晰的标识出了即将落地的炮弹以及导弹轨迹。震天的引擎轰鸣声伴随着热浪以及烟尘覆盖在战场上空,一辆辆战车迅速地变化位置,在弹药的暴雨中努力减少损失。间或也有战车被击中,不过从通讯频道里的叫骂声看来情况并不严重。

充满钢与火的数十分钟过去后,来袭的炮弹力度终于渐渐减弱。弥漫在战场上的硝烟已经将万里晴空变成了阴沉天气,伴随着阵阵飘落的碎屑,就像是一场黑色的暴雪。

要塞率先开始反击。高架桥顶部的重型轰击炮仰望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炮声,巨大的炮弹划破空气,在尖锐的呼啸声中扎向怪物群体。紧接着大小炮火也各自展开射击,就如刚才来袭的情况一般,致命的钢雨也如冰雹一般压向怪物群体。

怪物中自然也有大量配备了迎击装备的单位,闪电、激光、枪弹开始了它们的抵抗,同样的,大量的炮弹在空中被击毁,爆炸与火光再次将战场上空覆盖严实。

但是防卫者们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们的前锋距离怪物军团的距离已经接近到了可以直瞄射击的距离。随着通讯频道里的一声令下,担任突击力量的第二分队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扑向敌人。重型坦克压低了炮口直接瞄准怪物,炮弹呼啸而出径直插向敌人。

为首的坦克型敌人被击中了。但还没等进攻者确认攻击效果,怪物的反击到来得几乎没有迟疑。爆炸的硝烟还未散去,一枚炮弹就从中射出打在了方才开炮的坦克正面。

后续的坦克集团同时猛烈开火,试图用火力将专注于防空行为的怪物集团击溃。但很显然这一次的怪物们已经不是等闲之辈,几乎同样猛烈的炮火也招呼在进攻者们的坦克身上。

先头集团的战斗瞬间就演变成为了惨烈的火力交换模式。无论是怪物集团中的失控战车、无人坦克还是火炮机械兽,还是防卫者们的各型履带式、轮式坦克,都在用它们那些致命的武器向对方疯狂射击,每一发炮弹的爆炸都能击飞漫天金属,每一轮激光扫过都会伴随大量爆炸,每一次离子射击都能融化一片装甲。这是一场硬碰硬实打实的战斗,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几乎没有躲开攻击的可能性,所有的战斗者都是在拼火力与耐力,只看谁会先被击垮。

作为中坚力量的第一防线第三分队也加入了战场,显然数量上处于下风的第二分队并不足以将怪物进攻的势头遏制住。相对于几乎都是重型坦克的第二分队,第三分队多样性的配置也带来了相对灵活的战术,高速战车释放着干扰幕和诱饵开始向怪物群体的侧翼迂回,担任火力支援的单位找准空隙向着威胁度高的目标猛烈射击,重型战车们无视在自己躯体上炸开的大小火花,直直的碾过小型怪物的躯体,并将它们的怒火发泄向那些同样重型的硬骨头们。

要塞的火力支援逐渐向后延伸,而通讯频道里也传来了命令,那是费迪南德镇长的声音。

“第一防线主要机动单位向敌军侧翼运动脱离战斗,修整并准备包抄打击,固定防御点有序消耗敌人且交替后撤,与第二防线的固定防御点汇合。汇合之后第二防线所有机动单位主动出击实施中央突破,配合包抄完成的第一防线机动单位完成歼灭打击。”

还真是自由的指挥风格。杰边确认战术地图上的单位位置边想到。前面威胁并不大的战斗中指挥部几乎没有下达什么具体的作战指令,判断都交由前线指挥来进行,而在敌人显著增强之后便开始做整体部署,看起来作为奥利嘉老朋友的费迪南德也确实不是个普通老头。

正如费迪南德判断的那样,正面反冲击的第二坦克分队由于数量的劣势而渐渐不敌,此时选择让消耗过大的它们脱离战线进行迂回无疑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显然怪物军团们并没有判断战术的头脑——倒不如说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种数量悬殊的战斗就毫无悬念可言了。被第二、三分队抛下的怪物集团并未展开追击而将目标转向了已经针对它们展开火力打击的固定防御阵地。

固定防御阵地是由战士堡中那些身经百战的战士们所建立起来的,由一段段并不长的两米深壕沟纵横组成,每一个壕沟阵地上都配备有一台以上的固定区域点防御装置用以防御远距离打击,除此之外还安装了各型大小不一的拼装装甲碉堡以及固定式重武器,在地形的掩护下都是十分难啃的硬骨头。

你来我往的火力交换一刻也没有停下,怪物集团的铁蹄一点点的逼近防线。防卫者们不断的集中火力打击每一个靠近的目标,而强压过来的机械怪兽们也精确的对一个个碉堡进行拔除。

出于安全考虑以及战术上预留空间的关系,战士堡的士兵们并不拘泥于死守阵地,每当一个固定防御点承受的打击接近预期的时候,战士们便会撤出阵地退往后方。并在机械怪兽们前进到阵地附近时引爆预埋的炸弹进一步的杀伤敌人。

激烈的战斗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怪物大军已基本突破第一防线,撤出战斗的第一防线各分队也绕至怪物群侧翼修整完毕,整场战役的第三阶段即将展开。

“各车组准备。”杰按下通话器,作为第二防线的中坚力量,自己的分队肩上的担子很重。“可别大意了。”

通话器中传来队员们的回应声,士气高昂。

第二防线的布置与第一防线略有不同,在敌军进攻锋线上没有设置固定防卫点,而是用智能地雷进行封锁。由战士们修建的固定防御点都被安置在宽大的侧翼方向,且十分隐蔽。除此之外的所有机动部队都布置在雷区后方,根据命令,一旦敌军进入智能地雷的布置区域触发地雷,第二防线的所有部队便会立即向敌军展开攻击。

“基利亚。”杰打开私人频道呼唤队友。“刚才战斗的结果你分析了吗?”

“分析了。”基利亚的反应和杰预料的一样。“你的看法如何?”

“战绩尚可,但不容乐观。”杰知道他的结论只能让基利亚听到。“要塞的炮击没有战果倒是可以预料,但第二分队的进攻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我也有点意外。”基利亚的语气同样严肃。“看来我们都有些低估了西部大陆深处的怪物战斗力了。”

正如二人所看到的结果,怪物军队从开始远距离打击到突破第一防线的两个小时内,被确认到的击毁战果只有不到四十个,这其中大多数都是一些轻型单位诸如暴走装甲车、野猪炮以及导弹蛙、机械蟹等。被认为是怪物军中坚力量的T99金刚式无人坦克只有三辆被击毁。但这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杰不止一次在前线传来的画面中看到了外观与他们乘坐的坦克战车极为相似的怪物单位,那是在猎人数据库中被标为“极危”的特殊单位,红色的主战坦克级敌人“歼灭者”以及同样是主战坦克级的绿色战车“狂战士”。初步判断它们的数量加起来在十五以上,其中有四到五辆从一开始就直接加入了和第二分队坦克集团的火力对换中,但直到第一防线被突破也无一辆被击毁。

当然,如果是没有退路的生死斗的话,第二、第三分队加上支援的第四分队未必不能取得更大的战果,但目前的情况清楚的表明了一个事实:怪物军不仅仅在数量上对防卫者们拥有巨大优势,在质量上还并不弱于这一边。

杰飞快的在脑内分析着他所看到看到的战斗情况,他现在有着一个非常重要的战术抉择:开始攻击之后是让自己分队优先集中火力歼灭对方的高价值单位,还是尽量分散目标最大限度的削减敌人数量,这将简介影响友军的配合打击效果。

杰浏览着第二防线各分队的资料。除了主攻防空与点防御、兼职火力支援的第七分队外,还有三个分队和杰一起处在第二防线上,其中第八分队和第四分队一样是火力支援分队,不同的是第八分队的战车相比第四分队来说都是火力略差,但机动性更高一筹的中轻型火力车辆,第六分队则和第二分队几乎一样,都由重型坦克组成。

最为奇特的则是第五分队。从定位上看这应该是一支和第一分队一样用于承担突击与分割以及扰乱敌人的分队,但和第一分队清一色的高速机动战车不同,第五分队的战车种类五花八门,轻型突击车、装甲巴士、独轮战车甚至多脚步行机甲等。奇怪的组合不禁让杰也一时摸不清原因,不过他接下来看到的数据给出了答案,当然也让他吃了一惊。

这些种类不同、性能各异的战车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战车上配置的武器,几乎清一色都是极近距离的作战武器,如巨型双重反转螺旋钻头、等离子切割焊枪或者是反重力链球等。

真是一群疯狂到极点的家伙。杰不得不承认,或许在对战车的狂热上,还有人是比他还要极端的。战车配备近距离作战武器当然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毕竟作为一种以模块化多样性为特点的泛用载具,战车武器的种类可以说是五花八门,近战武器自然也有其存在的意义,但多数情况下这些武器都只适用于狭窄空间或者是需要切入巨型敌人单位的死角等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在通常的战斗里配置近距离作战武器的战车会失去精确的远程打击能力,而这缺陷无疑是致命的。

当然,在当前情况下或许这样的配置也不算太出格——毕竟我方也有相当的掩护手段,如果真的能让第五分队的这些疯子切入那些虽然强大但十分笨重的机械怪物身旁的话,战果可能是相当值得期待的。

顶着要塞猛烈的掩护炮火,机械怪物大军已经侵入到第二防线的前沿,一枚智能地雷被触发,将那只踩到它的倒霉机械巨蟹炸了个粉碎,肢体散落一地。

这丝毫没有影响怪物军的前进速度,它们永远不知道疲倦和恐惧为何物,它们只会瞄准眼前的目标,并将其撕碎。而此时在怪物进攻锋线上最显然的目标无疑是第二防线的战车集团以及他们身后的要塞。

一枚又一枚的地雷被引爆,将一个个倒霉的怪物炸上天空,散落成碎块落下。但是更多的怪物依然在稳步前行,一辆令人恐惧的超重型无人坦克旁若无人的压过一枚枚地雷,仿佛在它履带下爆炸的不过是一个个孩童们用以娱乐的爆竹。即便是额外加装了炸药的地雷,也仅仅只是让失控坦克脚下的超硬合金履带被炸出一些缺口或者破洞而已。

“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啊。”通讯频道里,火烈鸟第一个发出惊叹的声音。显然他感叹的对象也是那辆通体蓝色的恐怖坦克。

“AT象式坦克,最难缠的敌人之一。”回话的是三叶虫,他似乎遭遇过类似的怪物。

“这东西最大的缺点是不够聪明,有埋伏圈的话还好,正面遭遇……反正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对手之一。”利爪-1进行了补充。

“用超硬合金穿甲弹未必不能击毁,我担心的是我们没有足够多的弹药。”虽说没有直接遭遇过,但杰研判过AT象式坦克的资料,其防御力远高于T99金刚式坦克,与“歼灭者”、“狂战士”等同样属于最顶级的坦克型怪物,同猎人们使用的战车一样都是拥有大面积超硬合金装甲的硬骨头,但同样也不是没有弱点——虽然是十分不好把握的弱点。

“用重型激光呢?”猛犸似乎也没有对付此类怪物的经验。

“照射时间足够、不被反制的话重型激光应该可行。”基利亚对装甲特性研究得很透彻。

“我听说六分队有一门等离子炮,没有它不能破坏的装甲。”半人马插话道。

“……这样的话,”杰终于得到了有用的信息。“我们的任务就是尽量削减敌人的数量,掩护六分队,让他们来啃硬骨头。等离子炮的射程有限,必须得有人为他们开路。”

说话间怪物大军已经趟过了一半雷区,处在队列先头的怪物被地雷筛选成了那些最坚固的家伙,同时由于渐渐接近有效射程的关系,怪物们开始陆续的向机动部队开火。

负责火力支援的八分队率先开火,各型炮弹、导弹呼啸着扑向怪物群。以此为契机,整条防线上埋伏的战士们都纷纷拿起手中的武器向怪物们展开招待。红色、白色的激光、拖着黑色尾焰的导弹、刺穿空气的炮弹交织成一首死亡的交响曲,为怪物们华丽的演奏着。

终于,在火力的集中打击下,为首的一辆AT象式停止了移动,它身上已经千疮百孔,炮管也被炸断,只余下滚滚的浓烟还在往外冒。

更多的怪物展开了进一步的反击,防线上的固定火力点瞬间陷入一片火海,战壕内的战士们纷纷趴下躲避这死神的收割,一时间攻击火力减弱了许多。

“九分队开始进攻!”杰看准了时机发动虎式坦克,在引擎的轰鸣和扬起的烟尘伴随下一马当先冲向怪物集团。紧随其后的是九分队的其他战车,速度最快的火烈鸟像一道橙色的霹雳后发先至,越过了虎式坦克。在他身后的是米卡驾驶的罗吉娜号中型坦克,同样快得惊人。

余下的各分队反应也不慢,在杰发起冲击数秒后也纷纷启动引擎,以雷霆万钧之势一齐向怪物群体奔腾而去,数十辆战车排成直线隆隆前行,就如雪崩一般排山倒海。

杰转动右手操作杆上的轨迹球,将一只浅绿色的野兽型怪物套入自己的准心,那是一只半机械半生物的怪兽河马炮,以虎式坦克主炮的火力应该能一击将其消灭。

内爆穿甲弹从虎式坦克的炮口呼啸而出,一瞬间便越过了一千五百米的距离,在怪物群内的迎击单位都还来不及反应之前便刺进了河马炮的身体里,引发了猛烈的爆炸。

“一只。”杰默默的计数,在他看来,今天要在虎式上画的星星会前所未有的多——在多安保卫战中杰没什么出场机会,最后的掩护工作也只给自己添加了两颗大星而已,相比一开始就投入战斗的其他几人显得没有什么队长的威严。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当前需要做的事情,伸手拨动了通讯器上的频道按钮。

“我是第九分队队长‘钢之腕’,我们将会尽量多的排除干扰目标,为MVP队友创造机会。”

通讯器内沉默了几秒——杰用的是队长频道,因此只有各分队的队长以及指挥中心能听到他的呼唤。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钢之腕竟然是这么幽默的家伙。”频道内第一个搭话的正是杰对话的潜在目标,第六分队的队长“毡帽”,他的声音听起来成熟又粗旷。“我还以为像你这样战功赫赫的家伙一定不会放过高价值目标啊?”

“如果我也有等离子炮的话。”杰肯定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意图,也直言不讳。“但是没有那金刚钻我就不揽这瓷器活了。”

“行吧小子。”毡帽的声音甚至让杰想起了让人闻风丧胆的绞刑官比恩。“回头我请你喝一杯。不,喝到死为止,哈哈哈哈……”

这可就免了,杰心里想到。“那就先谢过你的款待了。接下来我队将在最前方排除障碍,如果有优先解决的目标的话,可直接在共享战术地图上进行标记,我们会尽力解决。”

“没问题小子。我会告诉那个混蛋别浪费火力的。”毡帽非常清楚杰的意思。

“第九分队注意,进入掩护第六分队的位置。”杰回到自己的小队频道。“火烈鸟、罗吉娜除外。你们继续高速机动,扰乱以及攻击的同时密切注意观察对方情况。”

“明白。”所有人的回答整齐划一。

“接下来我的计划是……”虎式坦克的速度也没有丝毫减慢,伴随引擎轰鸣和履带的摩擦声,钢铁巨兽轻轻调整方向,瞄向另一只带着巨大喇叭的履带式战车。

“今天一定要画上五颗大星星。”



我要打赏此项功能作者暂未开启

我发酬勤此项功能作者暂未开启

ACG众筹网| 站点地图| 新手地图| 售后服务| 法律顾问| 联系我们|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ACG众筹小说网 acgzc.com 版权所有
陕ICP证060520号 网上支付许可证号 0102004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