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作品相关
正文:冒险者们的故事
外传:胭脂红旗
钢铁搭档:战车

正文阅读

七一 未命名作战
更新时间:2018-11-28 23:03  字数:9465字

打架的双方看起来都是本地人,且派别明显:被推倒在地且对施暴者怒目而视的是一个中年猎人,场面上比较占优势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战士。周围的围观人员也自觉区分为两派,不过看起来劝架的人们已经到位,场面应该不会再恶化了。

“这次又是因为啥?”杰问向离他最近的围观者。

“不太清楚。”围观者摇摇头。“忽然就打起来了。”

“经常这样吗?”乔治问了一个杰曾经问过的问题。

“最近比较多。”围观者的回答也和杰问过的人一样。

“你当真是易惹麻烦体质?”乔治回头看向杰。

“你滚。”杰丝毫不给老爸一点面子。

乔治也丝毫不介意杰的口诛,径直大步走向吵架人群。

“大家都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他大咧咧的站在纷争圆心,摆出常见的表情——那种一副跟所有人都很熟悉的架势。“听我说一句,这人在外面,难免有些纷争,是不是兄弟?”他看向离他最近的围观者,对方的表情却是一脸茫然。

“你是谁?”劝架者中看起来较有权威的人显然不吃乔治自来熟那一套。

“我?哼哼……”乔治得意的扬了扬下巴。“我可是总赏金获取超过四万的,人称‘探索者’的著名赏金猎人乔治!”

“呵……。”周围的人都对乔治报出的名号发出了感叹。不过杰并不清楚他们是对“探索者”的名号还是对他报出的赏金额度表示赞叹。

“咱们的总赏金是多少来着?”夏琳似乎也抱有同样的疑问,不过在米卡报出具体数额以后看着乔治发出了嗤笑声。

“这么说我们还是挺厉害的……。”拉希德似乎也是第一次关注这个问题。

“所以你们都不知道有个丢脸的老爸是什么感受。”杰故作无奈的耸肩摇头,但他的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得意。

“至少那种多管闲事的性格会招来更多的麻烦是毋庸置疑的。”基利亚也不是很乐见乔治的表现。

“那我们就去阻止他吧。”夏琳永远都是行动派,不过她迈开的步子马上就被一阵急促的警报所打断。

“又有袭击?”杰正感叹此处不太平的同时注意到眼前矛盾双方表现出了极其专业的素养——双方几乎同时抛开眼前的纠纷冲向了自己的岗位,只剩下企图出风头的乔治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别看我,这里经常这样。”杰走到乔治身边的同时就感到了他开口想问的问题。

“我当然知道!”也不知道乔治是嘴硬还是真的知道,他不服气的撇嘴。

防卫战并不是很激烈——因为并不是什么成规模的怪物袭击,据说只是南门外一个倒霉猎人引来了几只怪物而已,杰一行人还没加入战场就已经结束了战斗。

不过事情并未就这样结束,正当众人回到旅馆准备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时,有人敲开了他们所在的房间门。

“镇长的邀请?”杰有些意外。“查克先生?”

“不,查克先生是本地战车维护中心的负责人。这里的镇长是穆勒·费迪南德先生。”使者回答道。

“我还以为查克和泊丁分别是上下两镇的领导人呢?”杰看向其他人,大家似乎都有同样的疑问。

“因为穆勒先生不喜欢抛头露面,实际上整个要塞的最高负责人是费迪南德先生,查克先生和泊丁小姐只是分区负责人。”使者一五一十的进行着说明。

“所以这位费迪南德先生找我们有什么事?”夏琳总是不太喜欢神神秘秘的行为。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当然,即便是夏琳不喜欢,对于镇长的邀请,杰当然是不会不领情的。因此很快大家便来到了位于履带要塞顶部、战士堡底部的镇长办公室内。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想贵团应该能理解当下的状况。”

镇长费迪南德是一个穿着打扮略微复古的老年人,高高的礼帽、整洁笔挺的燕尾服以及修剪得十分讲究的白色胡须显得和这座粗旷的城市有些格格不入的样子,他刚刚对杰等人解释完自己邀请他们到来的意义。

“所以说中午的袭击和这个东西有关系了?”杰拿起眼前桌上的一个黑色圆环状物体仔细研究。

“虽然形状有些不一样,但是可以肯定和水上基地发现的怪物吸引信标是同样的物体。”alpha从旁补充道。

“这东西是哪里找来的?怎么到这里的?”杰好奇。

“送他过来的人刚刚离开。”费迪南德镇长回答道。“在刚才的袭击中受了一点伤,正在医务中心处理伤情。”

“那么是谁让他送过来的?”乔治此时显得略微正经了一些。

“据说是你们的老朋友了。”费迪南德镇长笑道,“也是我的朋友,老猎人奥利嘉女士。”

众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么说奶奶还很健康。”alpha似乎比其他人还要安心许多。

“那么这东西要怎么启动?扩大功率的方法我倒是大概有数……”基利亚从杰手中接过信标进行研究,他细心的发现信标上有数个接口,但没有开关类似的东西。

“如果和水上基地的信标类似的话,旋转……”alpha正欲补充说明,基利亚手中的信标便被一个人拿走了。他抬头看向来者,那是一个长着满头看起来十分坚硬的金发、扎着绿头巾,一只手上还缠着绷带的青年。

“这样旋转……。”青年将信标放在手里摆弄,“然后等到绿灯亮起……”

随着咔嗒一声响,黑色圆环的内部亮起一圈绿光。

“就这样等着就行了,如果顺利的话。”他放下圆环哈哈一笑。

莫名其妙的杰此时才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慌忙伸手去拿桌上的圆环,基利亚也同时起身,其他人虽然晚了半拍但也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就像是回应众人的担心一般,窗外的警报声忽然响起,伴随着人们的呼喊声、战车引擎的启动声,以及随后而来的枪炮噼啪声。

“你这是在干什么!!?”关闭了信标的杰不禁对这位青年怒目而视。

“你们不是在问怎么把它打开么?我就做给你们看咯。”青年似乎丝毫没有感到杰等人对他的怒火,反而一脸傻笑的老实回答道。

“唉……。”乔治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从众人身后走出来,拍了拍青年的肩膀。“我说老麦啊,怎么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被乔治称为老麦的青年这才看清乔治的相貌。

“乔治!?你怎么也在这里?”

乔治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脸转向众人。

“这家伙名叫麦金莱,早年和我搭档过一阵,算是我的后辈。”他的表情却没有说的那么亲切。“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这家伙可能脑子有些问题,只有战车的驾驶技术是超一流的,所以至今也没什么出息。”

虽然被乔治以极具攻击性的语言形容了一番,但麦金莱依然一脸笑容的看着众人,并认真的点头以肯定乔治的介绍内容。而此时窗外的战斗声才刚刚平静下来。

看起来脑子真的是有问题了,杰不得不在内心下结论。“那么信标也是由他送过来的?”他转向费迪南德镇长。

“没错。我接到奥利嘉的联络没多久之后,他就出现了,伴随着……一些小麻烦。”费迪南德的脸色也有些复杂。

“我看多半就是你这小子手闲不住,半路上把信标打开了对吧?”乔治瞪向麦金莱。

“我只是想试试这东西管不管用嘛。”麦金莱哈哈笑道。

“我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你小子到今天还没死……。”乔治无奈的摇头。

“总之这次的任务要用到这东西,但是你们这边没问题吗?”基利亚向费迪南德镇长发问。

“我对镇子的防卫能力有信心。”费迪南德坚定的点头。

“那就大干一票吧!”夏琳倒是十分来劲。

“什么?要干什么?”麦金莱显得一头雾水。

“看起来老太婆什么也没告诉你啊?”乔治斜眼看向他的不成器后辈。“我就简单给你说明一下吧:因为最近对附近各镇的袭击都造成了重大损害,加上也发现了西部沙漠里有大量怪物的活动迹象,奥利嘉让你送来这个改进版信标给我那傻儿子的团队因为他们当中有人知道怎么用这东西,并且想利用它配合要塞的战斗力做一次大规模的诱饵歼灭战,来一举灭除周边的隐患,我个人将其命名为‘大便引苍蝇作战’。”

“哦这样啊。”麦金莱歪着头做出理解状,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要在这里展开大决战??”

“就是这个意思。”回答的人是费迪南德镇长。

“但是不叫大便引苍蝇作战。”杰认真的纠正。

离开镇长办公室的众人在走下楼梯的时候看到了匆匆赶来的查克先生和泊丁小姐,两人与大家简单寒暄之后便进入了镇长办公室,很显然是来接受镇上的防卫安排任务的。

“那么我们先去进行诱饵的安装和武器的整备,然后再和防卫负责人联系防区分配……”杰向众人吩咐。

“你看你果然是个惹麻烦的体质吧?”乔治十分不合时宜的从中插嘴,他的身后跟着麦金莱。

“所以你入伙不?”杰懒的理会乔治的挑衅。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跟你爹说话的?我可是你爸爸啊!”乔治挑衅不成有些不高兴。

“可惜我从小就知道我们家话语权第一是老妈,第二是艾米丽,第三是我,最后才是你。”杰不为所动。

“胡说八道!”乔治十分不服气,“我绝对是排在你前面的!”

“其实……乔治叔叔不和小杰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成熟可靠的。”米卡的解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众人看到两位家庭底层成员的小学生水平斗嘴都只能无奈的摇头。

 

整备完成的杰很快便接到了来自查克和泊丁的联合请求,对方十分客气的提出希望拥有强力战车的钢之腕团队在正面防线的第二位置展开,作为中坚力量来支援防御者的其他部队。

“履带要塞里还真有不少硬货啊。”杰看着防卫名单上的配置表,整整十七个猎人团,四十九辆战车,约两百位车载战斗员以及一百七十名徒步战士,绝对堪称整个大陆上最强大的防卫力量。“光是坦克类型的战车就有二十二辆。”他仔细检查名单上的战车登记信息,强烈抑制着想马上冲出去参观一番的欲望。

事实上作为战绩骄人的“钢之腕”团队领导人以及被费迪南德镇长亲自接见的表现,杰也被查克和泊丁委托担任防御作战的总指挥一职——至少也得是参与指挥的成员之一。然而杰很清楚自己不是那块料,在多安的防御战中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指挥一只小队和一只军队的区别。因此他婉拒了对方的要求,最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被硬塞了一个前线指挥的头衔。当然,这也足够让他头疼了。分配到他手下的除了本团的所有成员之外还有另外三个猎人团的成员,一共四十余人。虽说能来到这里的猎人们都不是什么菜鸟,但杰对他们的战斗力心里没底的情况下,也并不知道该如何有效运用。当然乔治是绝对不会服从杰的管辖的——倒不如说他对不能指挥杰反而感到耿耿于怀,但是只有一个人、一辆车的他自然不会被作为关键力量来看待,因此他与同样只有一人一车的麦金莱一起被放在镇子里做预备队之用。不过杰其实也很清楚父亲的实力,他的驾驶技术加上整备完好的七四式坦克的确是能单独匹敌两三个普通猎人团的战斗力。因此将他分配在镇内也并无不妥,作为保险之用是再好不过。

杰看着防区分配地形图,试图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将整片作战区域的地形特点牢记于心。

履带要塞\战士堡坐落于一处巨大戈壁石地的南面,被作为战士堡地基的高架桥的北端有一部分跨过了戈壁区,可以俯瞰这片地形复杂的石柱丛林,这里地形恶劣没有任何重型单位可以通过,易守难攻。

而在要塞东面不远则是近百米高的垂直绝壁,直通内湖,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通过这里,除了长着翅膀的家伙。

要塞的西面和南面则是废墟群和广阔的沙漠,这个方向也是要塞防御的主要方向,几乎所有重型武器的默认指向都面对此处。

而防卫指挥部所安排的正面防线也位于此处,所有的重型战车都在此处配置,以期正面痛击来犯之敌,杰、基利亚和米卡以及三辆战车虎式、伏尔甘号、罗吉娜号也在其中。

拉希德、夏琳和Alpha则没有像通常一样驾驶他们的惯用车辆跟随杰一同战斗,三位战士同战士堡的人们一起被配置在了要塞的北面以便迎接可能从戈壁石群里出现的敌人,与一般战士不同的是他们分别乘坐了防空战车猎豹号、旋风号以及装甲消防车,以便同时配合要塞防空部队应对空中打击,剩下的几辆备用战车则在悬崖后方一字排开,以自动模式准备着,任何出现在悬崖边缘的运动体都将会被强大的炮火撕碎。

同时要塞本身的火力配置也十分惊人,战士堡顶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各型武器,而履带要塞的导弹发射阵地也无处不在、随时待发。

的确是让人感到安心的武装配置。杰不仅感叹道,但眼下他的心依然无法完全放下——既然要进行诱饵作战,多么强大的武力都是绝不嫌多的。他毕竟和其他没见过世面的菜鸟猎人不一样。他面对过B2鬼鳐、提亚马特以及章鱼巨无霸那样的怪物,他很清楚如果那样的敌人同时来几个的话——提亚马特的话甚至只需要一个——就能轻易击溃这里的所有防卫。那一次面对提亚马特那样的奇迹恐怕绝无机会再现。而他的脑海里一直压着一个实力不在提亚马特之下的阴影,那台刚刚被贴上通缉榜的恐怖战车,马尔杜克。

事到如今,他只能相信奥利嘉老人所做的情报工作是正确的,这位老人敢向他们提出如此要求,应该是预料到了被诱导过来的敌人不会是无法应付的级别。

听天由命吧,杰瘫倒在驾驶椅上,天刚刷黑,作战预定天亮开始进行。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怪物们在晚上比人类看得更清楚,但人类的天性永远都是不喜黑暗的。诱饵信标已经在基利亚等人的帮助下被安装在类镇内最高的通讯站上,用alpha的说法来形容的话这个信标一旦打开就会像漆黑夜晚里的灯塔一样显眼,不用愁怪物们发现不了。

按理说现在应该养精蓄锐好好休息一下迎接明天的战斗,但杰此时却全无睡意,他只得打开炮塔顶部的舱盖,爬到车顶上。

四周进行作战部署的战车多数已经就位,都以合适的距离散布在整个防区内,工程作业者们点着明亮的作业灯在挖掘、加固野战工事,而履带要塞更是灯火通明,工作人员们都在加班加点的检修各种武器装备以及防御设施,随处可看到呜呜作响的起重机旋转升降、电焊的火花四处飞溅。

真是一派决战前夜的景象。当然,履带要塞和战士堡常年都是处于战备状态,工作人员和战士们也几乎是每天都在维护镇内的设备,因此才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做好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准备,而现在的作业不过是防止万无一失的最终检查罢了。

而对杰来说,他甚至还有些没有进入状态。毕竟从策划到现在才过去了不到八小时的时间,而再过十小时,就会迎来或许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决战,时间短暂到杰一点实感都没有,他只得努力调动自己的情绪,不断的回忆着自己遭遇过的惊险历程,回忆冒险生涯中遇到过的那些最可怕的怪物,最激烈的战斗,以及命悬一线的经历。

或许现在很多人都很紧张吧,杰忽然想到。猎人公会下属的猎人团们事实上都只是拿钱办事的雇佣兵,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没有任何强制性的义务参加如此具有风险的作战——除了那些已经在这里安家、失去这里便一无所有的人。然而还是有许多人留了下来,或许不少人都是为了赚点生活费——费迪南德镇长亲自放口给出了额度不小的悬赏金。但是杰宁愿相信,这些战士当中肯定也有和自己一样,是为了心中所追求的目标、甚至可以说是信念而战的人存在。

无论如何,杰并不希望看到情况危急的时候身后的战友会脚底抹油抛下别人溜掉,基利亚不会,米卡不会,队伍里的所有人都不会。可是其他人呢?自己的小分队里还有约四十个自己并不了解的人,他们会如何面对这次的战斗?或许,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至少是说点什么来鼓励一下他们?

思考着这个问题,杰缩回了驾驶室,想着想着,他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通讯器的蜂鸣声将他吵醒。

“现在时间是零六一五,十五分钟后开始执行作战任务。”

杰精神抖擞起来,他逐一检查过虎式坦克的车辆以及武器状态,一切正常。随后他按动了通讯器的按钮,频道是新分配的作战分队通讯频道。

“我是第九分队队长‘钢’,各车辆请报告状态。”对于钢之腕的称呼杰总觉得拗口,因此他选择了更简单的代号。

“伏尔甘就位。”

“罗吉娜就位。”

“三叶虫就位。”杰在脑袋里核对着回答者的资料,这是一辆固定炮塔的四履带重型突击坦克,特点是强大的主炮火力和备弹较多的多功能导弹阵列以及惊人的强大防御力,缺点是机动性十分糟糕。

“火烈鸟就位。”和上一辆战车几乎完全相反的定位,这是一辆用高速跑车改造的战车,拥有顶级的速度,然而火力较为贫弱。

“不死鸟就位。”这是一辆标准的主战坦克型战车,且配置十分强大,甚至超过杰的虎式坦克。

“半人马就位。”一辆八轮重型装甲车,有不弱于坦克型车辆的火力以及优秀的机动性。

“猛犸就位。”一辆履带式战车,拥有强大的火力,但机动性和防护都稍嫌不足。

事实上,配置到杰手下的战车几乎已经是整个战车队伍里最顶尖的几辆了,很显然指挥部是将他作为中坚力量来安排的。

“确认完毕,请各作战小队报告情况。”除了战车之外的作战人员还有若干,他们的定位是辅助战车作战、机动突击以及战场维护等工作。

“利爪小队五人就绪。”这是一只五人战士小队,拥有三部战斗摩托以及两部小型四轮火力支援车。

“猛禽小队七人就绪。”这只七人小队搭乘一辆带有轻型武装的小型卡车进行战斗。

“犬齿小队十五人就绪。”这是一只纯粹的步兵小队,他们搭乘的运输车辆一般不参与作战,但资料显示其成员都是顶尖的近距离战斗精英。

“后勤组九人就绪。”剩下的都是医疗、维护、工程以及情报相关人员,负责整个战斗分队的作战支援。

看起来所有人都进入了状态,报告及时、话语清晰,杰稍稍放下了一些悬着的心。他深吸一口气,按下了通讯器的按钮。

“各位战友,今天我们是第一次并肩作战。不成熟的我被选为这只小队的负责人,我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么重大,我还太年轻,如果各位战友对我的能力表示质疑,我能理解。

“但是我不能退缩,我知道各位战友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战士,这就是我不能退缩的最大理由——有你们在,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通讯器里传来了一些微弱的回应,但似乎马上就被别人嘘了下去。

“除此之外,我和大家一样,都对局势变化如此之快、情况一瞬间便如此紧张而感到了不安,甚至在认真思考我们是否应该在此留下来拼命。毕竟我也是个普通人,和大家一样只是拿钱办事的打工者而已。”

通讯器里又传来一些似乎表达着认同的唔恩声。

“但是,我还是选择留下。这并不是因为别人声称的那样,‘钢之腕’猎人团强大而又勇敢,无私而大义。我当然在害怕。

“多安遭受了袭击,街道的惨相还历历在目。水上基地受到袭击,已经没有人敢继续在那里居住。而更遥远一些的过去,我们应该回忆起那些怪物大军们踏平的一个又一个城镇。

“我们可以在此选择退缩,今天是履带要塞,是战士堡,明天呢?以后呢?如此下去,有朝一日,所有人都终将无家可归。而我们,是唯一还能在这片荒野之中站立在黑暗之前,将我们身后那些手无寸铁的、过着安稳日子的普通人与怪物隔绝开来的一群人。

“因此,我不愿退缩的另一个理由正在于此:我们,已经退无可退。我们的身后不止是这一座城镇,这几千号人,我们的身后是西部大陆,是中部大陆,是和平的东部大陆,我们的手中还握有强力的武器,我们的身下还乘有坚固的铁骑,我们的身体里,还有赏金猎人的灵魂!

“我希望各位战友和我一起,挽起我们的臂膀,直起我们的身躯,相互支持,相互鼓励,相互加油,将那些吃人的怪物们赶回它们的老家,让它们再也不敢觊觎我们的家园,让它们再也不敢伤害我们的亲友,让所有人都能安心的漫步在阳光下的所有土地之上!

“我们必须战斗!!!”

“我们必须战斗!!”通讯器里一起传来了坚定有力的回应,声音之大、人数之多,远超杰的想象,他甚至注意到回应的声音并不只是来自通讯器,甚至虎式坦克的外部声音采集器也传入了同样的喊声。

“我们必须战斗!!!”

杰掀开了坦克的驾驶舱盖,他发现防线上的战士们早已群情激昂,大声重复着这句口号。

“我们必须战斗!!!”

“不错的演讲啊领导,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煽动能力?”基利亚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用的是私人频道。

“还……还行吧。我思考了很久的战斗理由,昨天组织了一晚上,毕竟想要让新加入的人认同我还是得费一番唇舌的,我觉得。”杰渐渐的才开始感到心虚、紧张以及小小的害羞情绪爬上了他的心头。

“嘿你这个臭小子还敢开全频段来做演讲,真当自己精神领袖了??”乔治的声音切入了杰的通讯器里。

“全频段?”杰此时才发现防线上所有人的情绪都亢奋起来的原因。“我刚刚是对着所有人进行了演讲?”

“呃……是我做的。”查克先生的声音进入了通讯器。“因为‘火烈鸟’告诉我你在做演讲,我就把你们的讯号接入了所有人的通讯频道。”

“唉……”一瞬间,杰感到自己的脸都烧了起来。“刚刚那羞耻的演讲竟然让所有人都听到了……。”他抓过驾驶座旁边的水,拼命往自己嘴里灌。

“说得很好啊,年轻的猎人小子。”

“臭小子看起来还读过几本书嘛?”

“master,伟大。”

这群落井下石的家伙……。杰愤恨的想到。

“结果很好就行了。”基利亚倒是找到了重点。“你看看这些家伙都打完鸡血了。”

正如基利亚所说,似乎所有人都已经被杰的演说所鼓舞,通讯器的公共频道里传来此起彼伏的鼓励、口号以及加油词等,而自己的第九分队频道里也有十多人大喊了“听你的老大”等表决心的话语。

结果好就好吧。杰也不得不认同这个观点,随后他又想起了什么,于是再次按下了通讯器按钮——当然是对所有人的。

“费迪南德镇长还特别嘱咐了,这次战斗之后的战利品回收工作可以全部交由镇上的工作员来完成,各位战友只需要拿出击杀证明就可以在猎人公会处领取赏金。”

对于猎人们来说,一定要搜刮战利品送回公会才能换取稀有金属以及赏金的规定一直是他们最诟病的事情之一,毕竟这种活儿费时费力有时还会伴随危险,而击杀证明就简单多了——但凡是战车的探测系统或者是战士们常带的智能护目镜都会带有记录功能,根本不用费什么事。所以可想而知的,杰的发言又将所有人的士气再次向上提升了一个梯度。

在火热的气氛和高昂的士气中,杰也集中精神回到车内,他看向作战开始的计时表,上面的倒数一点点的减少。

快了,就快了。

通讯器里传来镇内作战中心内通讯员小姐姐甜美的嗓音,那是作战开始的倒数计时。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信标启动。”

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头顶上的深蓝还尚未褪去,战士堡顶上高耸的通讯塔红色的信号指示灯亮了起来,标示着电波的发射。

虽然不可能感觉得到,但杰还是觉得像是有一阵波浪像是以信号塔为圆心扩散开去一样,他甚至还打了个寒战。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可能到来的变化,然而整个预定战区依然一片寂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即便并没有过去多久,但所有人却都有一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终于,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丝丝变化。

“观测到由大量物体运动而卷起的沙尘,方位西偏南,十九度。”通讯员小姐姐的声音传入所有人的通讯器内。

“来了?”杰和其他人一样开始提高了警惕。

“我是第二分队,观测到数量众多的巨蚁群体,正向我方进发。”布置在最前线的作战分队传来了报告。“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要开始了。杰又一次深呼吸,将手握到了驾驶杆上。

“等一下。”通讯器中传来了一个较为成熟的嗓音。“这些不是我们的目标,没有必要进行攻击。”

“什么……?”不知道是谁在通讯器里直接问了出来。

“仔细观察巨蚁群,它们是在四散奔逃,而不是直线向着我们这边前进。”

杰切入了前方传来的画面,并将战场形势显示器接入了无人侦察机的数据。

“确实是……。”他研判着屏幕上的信息,巨蚁们的行动模式与其说是进攻,更像是被挤压——就像当初在多安的章鱼坦克的行为一样,但是要散乱得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它们一定是在躲避身后的某些东西。

“第一防线作战单位注意!蚁群身后探测到多个大型单位的信号!”最初报告的第二分队成员传来了新的通讯。

“请确认数量。”通讯员小姐对其作出了回应。

“十五……二十……三十……”第二分队成员报数道。

“四十……六十……”

“八十……一百……”

“超过一百五十个大型单位可以确认。”这次回答的并不是第二分队成员的声音,“从我这边看的话。”

“大概有不少于二百……不,三百的中小型单位。”新的声音加入了通讯频道。

“明白,请各分队切换回自用频道,分队长保持与指挥中心的联络,准备开始作战。”通讯员小姐姐的声音比杰想象中的要冷静——因为如此数量的大型、中型敌人,杰光是想想就能正面感受到其中的压迫力。

“咚!”

一声闷响,杰从右军单位共享的视频信号里看到第一防线已经有单位率先开火,拖着尾迹的炮弹扎入了怪物群中,爆发出一朵巨大的火焰之花。

怪物群瞬间也做出了反应,在队伍前列的机械暴龙型怪兽张开大嘴,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并低下头加速冲向防线。声音之大就连远在第二防线的杰也能不通过共享信号直接用耳朵听到。

真正的决战开始了。


我要打赏此项功能作者暂未开启

我发酬勤此项功能作者暂未开启

ACG众筹网| 站点地图| 新手地图| 售后服务| 法律顾问| 联系我们|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友情链接

ACG众筹小说网 acgzc.com 版权所有
陕ICP证060520号 网上支付许可证号 0102004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均禁止转载。